他们可以依靠飞船的内置紧急中止系统来帮助他

作者: 编程  发布:2019-11-30

11月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波音公司当地时间周一表示,在CST-100 Starliner太空船未载人安全测试中,三个降落伞中的一个未能成功打开。这个型号的太空船将用于运送宇航员往返于国际空间站。

波音公司的CST-100 Starliner使用了与载人龙飞船类似的发射逃生系统,但它使用的是由Aerojet Rocketdyne制造的4台RS-88发动机,而不是8台超级火龙发动机。在2018年7月的一次类似的热点火测试中,这架Starliner的发射中止引擎也出现了问题,当时波音公司报告发动机阀门出现推进剂泄漏问题,不过没有发生剧烈的爆炸,但第一次Starliner试飞随后被推迟,现计划于8月发射。

为了不向俄罗斯支付大额费用,美国宇航局正在积极探索将宇航员送上太空的新方式。为此NASA和SpaceX、波音两家公司签订协议,以建设能够满足这个需求的太空舱。本月早些时候,SpaceX已经成功将Crew Dragon送上国际空间站,并为接下来几个月内进行的太空舱测试铺平了道路。然而波音方面却困难重重。援引路透社最新报道,波音至今仍未准备好Starliner太空船的首次发射测试。

波音公司发言人托德·布雷赫在电子邮件中表示,“降落伞未能全部成功打开,发生在对所谓的“紧急中断发射”系统测试中,这个系统设计目的是在紧急情况下确保航天舱人员安全。”

2018年10月,“联盟号”火箭在发射后发生故障,随后,“联盟号”上的发射中止系统完美地将两名原本计划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带回了地球。无独有偶,SpaceX和波音新型商用载人飞船的设计宗旨,同样也是在紧急情况下能够与火箭安全分离并飘回地面。

图片来自于 波音

针对当地时间周一上午的这次试验,美国宇航局在一份新闻稿中称是“可以接受的”,这也是对波音公司发言人托德·布雷赫上述声明的回应。

要中止一场发射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比较传统,并且经过考验的“拉”方法,另一种是比较新型的“推”方法。在较传统的中止机制中,乘员舱顶部会安装一套小型火箭助推器(这使得火箭的前端呈尖尖的细长形状),当发射中止时,这些朝下的推进器在太空舱与火箭分离后会将太空舱“拉”到安全的地方。

波音于2015年将商用航天器 CST-100命名为星际飞机(Starliner)。4.5 米宽的船舱内将会容纳 4 名宇航员附带一些物料,而第 5 张座位可能是为付费的游客所准备的。根据今年早些时候的分析,NASA预计将在2019年12月对波音公司进行验收,而SpaceX则将在2020年1月进行验收,但GAO预计交付将进一步推迟。

波音公司和美国宇航局称,他们的目标没有变化,即CST-100 Starliner太空舱,仍计划于12月17日发射到国际空间站,不过此次并不搭载宇航员。

但这两家公司都还没有在其新的商用乘员飞船上全面测试过他们的中止系统,相反,在逃生引擎的早期测试中,这两家公司就已经遇上了麻烦。上星期六,在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的SpaceX载人龙飞船在测试“超级火龙SuperDraco”逃生引擎时出现重大异常,几英里外都能看到爆炸产生的烟雾。去年7月,波音公司在测试公司的发射中止引擎时也出现了类似的“异常情况”,但没有关于发生剧烈爆炸或浓烟的报告。

商业载人计划是NASA从美国本土上再次发送美国宇航员的解决方案。自2011年航天飞机计划结束以来,宇航员们智能乘坐俄罗斯联盟号飞行——NASA为此支付了每个座位7000多万美元的费用。2014年,NASA与波音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42亿美元的合同,用于建造三艘宇宙飞船,而SpaceX公司则赢得了一份价值26亿美元的合同,开发一款名为“龙”号的载人飞船。

SpaceX公司和美国宇航局表示,SpaceX Crew Dragon载人舱在今年3月份成功进行无人发射之后,它现在正致力于在明年第一季度进行首次载人试飞。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今年3月在twitter上发帖称,这三艘飞行器都将使用降落伞将宇航员安全带回地球,但SpaceX的载人龙飞船可以依靠自身的推进器作为后备着陆能力。尽管SpaceX之前似乎有望早于波音进行首次载人上国际空间站的任务,但该公司最近发生的事故可能意味着波音有可能逆风翻盘。目前,SpaceX还没有说明周六爆炸的原因,也没有说明爆炸对载人龙飞船的行程进度有什么影响,它的第一次载人试飞Demo-2任务在技术上仍然计划于7月25日进行,但这个行程很可能会改变。

报道中指出波音的Starliner太空船在交付时间上将和SpaceX的Crew Dragon有明显的差距,而且波音已经多次推迟了飞往国际空间站的首次试飞,甚至于能否在2019年成功首飞也无法确定。报道称Starliner的第一次无人驾驶试飞已经推迟了三个月时间。如果根据新消息的时间线调整,假设期间一切顺利也要等到今年11月份才会完成首飞的各项准备。

在CST-100 Starliner首次飞往国际空间站之前,波音公司先要对这个航天器的中止系统进行测试,以证明航天器在发射台、或者在升空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时,具备有足够的能力让宇航员安全返回地面。

2015年5月6日,SpaceX公司的载人龙飞船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进行了无人驾驶中止系统测试。(图片:©SpaceX)

图片 1

“现在确定降落伞没有成功打开的原因,还为时过早,”布雷赫表示,“但是,对于测试参数和乘员安全来说,如果三个降落伞中有两个成功打开,则是可以接受的。”因此,布雷赫表示,当地时间周一上午的这次测试总体上是成功的。

4月20日的爆炸发生时,SpaceX正在测试这些超级火龙引擎。但早在2015年,SpaceX就已经成功完成了载人龙飞船中止系统的首次试飞,而该公司目前还没有给出最近这起事故的起因,不过它可能与自第一次测试以来实施的一项改变有关。

降落伞一直是这两家公司面临的最严峻的技术挑战之一,降落伞是为了减缓太空舱在超音速返回地球时的速度。

看着一些旨在拯救生命的东西爆炸冒烟可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对那些准备乘坐这些航天器飞行的宇航员来说更是如此。但这些“异常现象”最终将会帮助工程师发现并解决任何有可能危及生命的问题,从而使航天器变得更安全。

美国宇航局已经选择波音公司和埃隆·马斯克的SpaceX公司,作为主要承包商,建造火箭及太空舱发射系统,将美国人送往太空轨道研究实验室。

图片 2

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在水星计划和阿波罗计划中首次使用了这种逃生系统(水星计划是该机构的第一个载人航天计划,阿波罗计划则把宇航员送上了月球),俄罗斯联盟号火箭太空舱组合上使用的也是这种逃生系统(近十年来,美国宇航局一直联盟号火箭搭载宇航员往返空间站)。

虽然这两家商业航天公司正在为发射逃生系统进行更新的设计,但美国宇航局在其新的猎户座乘员舱中实际上仍在坚持使用旧的“拉”方法。美国宇航局最早将于2024年使用该航天器将宇航员送上月球,所以该机构计划在6月12日对猎户座中止系统进行第二次测试。第一次测试在2010年已经成功完成,自那以后,NASA利用第一次测试收集的数据对系统的设计进行了改进。

如果宇航员在搭乘火箭飞往太空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他们可以依靠飞船的内置紧急中止系统来帮助他们安全返回地球,但是这些紧急中止系统的工作方式并非都是千篇一律的。

而新型的逃生系统发射方法则是由波音公司在2010年提出,不过第一个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公司却是SpaceX,该公司的载人龙飞船就使用了这种方法。SpaceX没有在太空舱顶部安装逃生塔,而是在太空舱外壁上安装了推进器,飞船船体内嵌入有8个SuperDraco发动机,在紧急情况下将“推动”太空舱逃离火箭。

本文由9159.com发布于编程,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可以依靠飞船的内置紧急中止系统来帮助他

关键词: